当前位置 :| 深万弱电>学院>监控知识>

日本镜头制造商抢攻世界市场

时间:2009-11-16

日本镜头产业控制了约90%的全球镜头市场,但面对中国与韩国的竞争对手,遭遇了严苛的竞争并逐渐失去市场占有率,不过,结合了研发的优势,日本镜头制造商仍有信心能够维持他们在业界的领导地位。

受到这十年来不景气的冲击,向来乐观的日本对看不到景气复苏的迹象而感到绝望,虽然有乐观者认为从种种迹象显示日本经济即将觉醒,但事实证明,这些迹象目前仍不足以一举转变日本这十年来的不景气。2003年2月19日,日本政府发表一份令人沮丧的国家经济预期报告,经济仍旧疲弱不振,其内容表示商业活动迟缓,人民消费紧缩。而日本银行更在此报告发表的两天前便发表了不看好的分析结果,他们并不期望在近期会出现任何扭转的讯号。日本的问题是属于严重的结构性问题,它受困于失去理性又不健全的日本证劵市场冲击,甚至在日前达到20年来的新低点。

不过,在不理想的日本市场,仍有许多隐藏的价值被保留着──镜头产业便是其中之一。

镜头是由许多微小的玻璃、聚碳酸酯或塑料所组成,这些常被人们视为无用之物的东西,在经过研磨与拋光之后,变成具有极高价值的产品。而日本镜头制造商则世界公认是在技术与创新上的领导者。大概?0年以前,日本镜头制造商控制了超过90%的全球镜头市场,也就是在街上每10台摄像机中,便有9个镜头是日本制造。那是日本镜头制造商的黄金时代。

从德国得到指导

其实日本也不是一直都处于领导者的地位。从1965年就加入光学产业的Yamano Optical社长山野司朗表示,他清楚地记得当初日本镜头制造商是如何一步步取得领先的地位。据山野司朗表示,德国有其强大的政府支持,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便领先世界光学产业。当时,日本开始与德国展开潜水艇潜望镜的合作计划,“日本政府邀请德国工程师来到日本,来敎导日本如何制造潜望镜。”二十年以后,于1965年,德国仍然领导全球光学产业,特别是相机镜头。日本便从德国买来相机与镜头,尝试学习如何制造这类尖端的产品以及中间所需要的制造流程。此时,虽然日本已经开始制造相机与镜头,他们仍然努力工作以增强自己的能力,山野司朗表示,“这是日本第一次在镜头制造上取得世界级的技术。”38年之后,透过持续不断的努力与在研发上的投资,日本在镜头的技术与创新,以及最重要的市场占有率上,成为世界的领导者。

来自韩国与中国的强大竞争对手

不过情势已经开始转变了。越来越多韩国与中国制造商跳入这个市场,提供较低成本的产品,日本镜头制造商面对严峻的竞争,并受到失去市场占有率的痛苦。

Seikou项目经理内门保典表示,“价格是目前最主要的考量。”根据Space Inc.营业部部长对马孝男表示,日本镜头制造商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掉到60-70%之间。山野司朗表示,“中国正踏着日本38年前相同的步伐,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威胁。”山野司朗进一步表示中国公司采购了很多最先进的拋光机器,以得到最新的技术,“我已经感受到中国过去这两年间在技术进步上的实力。当我参加去年在北京举行的安防展时,中国公司在技术与品质上的进步已是显而易见的,特别是在拋光与研磨技术方面。”他担心中国制造商将很快地赶上日本公司,甚至取代他们。

对多数日本镜头制造商来说,这个威胁还不至于来得太快,Tamron特机事业本部营业部部长增成弘治表示,“我们对此并不太担心,因为光学设计才是镜头制造的关键,这是个障碍,中国公司没有我们所拥有的经验可跨越这些障碍。”山野司朗也认同中国并没有镜头制造的经验,并受到如设计与表面处理技术进步的限制所苦。山野司朗表示,“日本公司经历在增进镜头生产与制造的艰难时光,并透过它们得到相当多的经验,这并不仅是光镜头本身,而是整体解决方案,中国制造商也许能掌握一些技术,但他们绝对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能提供最高端的产品。”他以拋光为例,当在拋光时,镜头的温度会上升,湿度与温度等不同因素都会造成影响,因此必须调整机器以生产出相同品质的镜头,调整能力正是日本镜头制造商优越之处。如果中国公司能够掌握住这些技术,山野司朗表示,这还仰赖许多要素,例如设备与最重要的态度,他表示,“心态将会是中国厂商能不能起来的关键。”